少妇的勾引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第二天早上起来,把黄雯送回家,他并没有直接回去,而是跟着刘老虎去了南华市。
  虎娃不是第一次来南华市,但是他上次来的时候已经是几年前了,好在南华市并不大,只是一个普通的地级市,也没让虎娃产生多大的震撼,只是看到路边上正在施工建设的大楼的时候,他就心生荡漾。
  “总有一天,我也要在这个城市建大楼。”
  他给自己说道。
  在车上的时候不感觉到什么,下了车,他顿时就有些找不到北的感觉。
  “跟着我走,在这里迷了路是很麻烦的事情。”
  刘老虎给他嘱咐了一句,然后带着他买了三条中华烟,这才打了个出租车,到了一片低矮的居住区前停了下来,又带着他左拐右拐的饶了很多小巷子,这才在一户不起眼的小铁门面前停了下来。
  “等会记得,进了门不要乱说话,一切都看我的眼神,相信我,这个人绝对能帮咱们的忙,当年如果不是他帮忙的话,我可能都让人给整死了。”
  刘老虎脸色凝重的冲着虎娃嘱咐道。
 〈到他这么认真,又听到这些话,虎娃的脸色顿时也变得凝重了起来。
  狠狠的点了点头。
  刘老虎这才去敲门。
  刚敲了两声,就听到屋里传来一个不耐烦的苍老声音:“谁啊,烦死人了,别敲了,老子不是才把电费给交了啊。”
  虎娃一愣,心想,这个老人倒是很有个性啊。
  “恩人,我是刘老虎,是您给了我指点,才让我免遭杀身之祸,我是来还恩的。”
  刘老虎一脸恭敬的冲着铁门说道,脸上写满了虔诚。
  铁门里没声音了,不一会,门自己开了,虎娃急忙探着脑袋往里面看了看,发现竟然没人,不由就奇怪了,又朝着门看,他想知道这个门是怎么能自己开的。
  “别好奇了,赶紧进去,这门只开十秒。”
  刘老虎说着,就一把抓着虎娃往里面走去。
  果然,他们刚刚进去,身后的门就毫无征兆的啪的关上了。
  进门,是一个照壁,上面画着九龙拉车漫天祥云,车上坐着一人,只是脸被云雾遮住了,看不清面孔,更加诡异的四核,他身旁的那些宫女打扮的女人也都看不清面孔。
  虎娃还想多看两眼,就被刘老虎给拖着拉走了。
  “在这里不要总有那么多的好奇心,会害人的。”
  他小声的叮嘱着虎娃。
  虎娃一愣,刚想说点什么,就看到眼前的院子里,一个白须慈祥的老人正坐在一个凉亭里缓缓的品着茶,对于他们到来,好像一点都不知道,他的身边,一个还长着黑发的中年男人正在仔细的拿着茶壶在各个茶杯上缓缓的倒过。
  他的动作虎娃知道,他以前在书上看到过,叫做茶道,是几千年前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
  不过他的眼神却没?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诓璧郎隙嗤A簦桥艿搅嗽鹤又芪В蛭飧鲈鹤邮翟谑翘钜炝耍油饷婵锤揪透芯醪坏接卸啻螅戳瞬欧⑾郑蛑本褪且桓龉ⅰ?br />  里面竟然还有一条小河,环绕着一栋精致典雅的房子,房子的周围种了很多竹子和树,树的名字即便是虎娃这个捣蛋鬼都认不出来,叶子是黄色的,但却不是枯叶,看上去让人感觉到一股苍凉的感觉。
  “别乱看了。”
  刘老虎看到他已经看得入迷了,急忙就拉他,看着老人就想开口,却看到老人正在目不转睛的盯着虎娃,脸上的表情带着无比的凝重。
  顿时,他所有的话都咽了回去,只是一脸恭敬的看着老人,深深的鞠了一躬,站着不说话。
  良久,虎娃才反应了过来,眉头一皱,冲着老人喊道:“老头,你这是什么树啊,怎么看着就让人感觉到想哭,这种让人难受的东西,干嘛不早早砍了啊。”
  听到这话,刘老虎简直是吓得心都跳出来了,肠子都悔青了为啥要带虎娃来这里,急忙就想上去捂住他的嘴,却被虎娃给闪了过去。
  “你咋啦,我说的是实话啊,老头,你胡子都白成了这个样子,眼看就没几年好活了,干嘛不让自己开心点啊,边上那个是你儿子吗,你也太不孝了。”
  他指着老人身边的男人数落着。
  只是他的话音刚落,男人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一柄铁剑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你,我,你。”
  虎娃顿时愣住了,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老人,又看着脸色冰冷的中年人。
  刘老虎急忙想要去求中年人,却听到老人开口了。
  “小生,放开他,他没有说错,这些轮回树,是应该砍掉了,留着,的确是只能徒增伤感,斯人已去,何苦来哉啊。”
  他缓缓的叹了口气。
  听到他的话,中年人顿时脸上露出十分虔诚的表情,立马收回了铁剑,也没见他怎么动作,又回到了老人的身边。
  简直是神奇到了极限,虎娃的嘴巴都张的老大,刚刚的一幕,让他感觉好像是在梦里发生的一样。
  “幸伙,你可知道,我等了你整整八十年了啊,不过啊,这天圆地方五?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海业较衷诨共荒芙桓悖婷哦菁字酰乙膊荒芙棠悖还夷苋萌税锬阋话选!?br />  老人看着虎娃再次说道。
  虎娃这才反应了过来,眼睛看向了老人,眉头一皱说道:“老头,你的话,我听不懂,但是我知道一点,这世界没有白吃的午餐,你帮我,必定是要我有所回报,你这么厉害的人,所要的东西肯定不是一般的东西,你先说说,我看看我能不能做到。”
  他虽然惊奇,但是却还保持着理智和警惕,特别是刚刚那个中年人神来之笔的一剑,让他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死亡,他丝毫不怀疑,那个中年人会杀了他。
  听到他的话,老人顿时就笑了,笑的很开心。
  “我以为你还活在梦里,没想到你竟然已经快要走出来了,很好,很好,看来,我天星子后继有人了,既然这样,小子,我也不和你文绉绉的了,你给我听好了,我的要求很简单,我要你在五年之内掌握整个南华市,当然,我不是让你称王,而是要你按照八卦五行来建造南华市。”
  说道这里,他无奈的叹了口气。
  “现在外面这些幸伙啊,拆房子拆的太厉害了,虽然这栋院子深藏在这一堆的院落之中,又是以逆反八卦五行阵建造的,但是任何阵法都要依托周边环境才能成功,如果周边的房子都拆完了,这栋院子就完了,我计算过,顶多五年,就能拆到这里。”
  “你的话,我能听明白,可是,我为什么要帮你啊,你能给我什么,再说,我刚刚见到你,你就这么信任我,把什么事情都告诉我,我怎么能肯定你不是个骗子啊。”
  虎娃很理性的说道。
  同时,心思急转,把进来时候到现在的所有事情放在一起开始推理,试图找到其中的突破点

 ⊥在这时,虎娃的耳边忽然传来一句让他十分骇然的话:“刘虎娃,刘家沟人,生于七月八日辰时三刻,后腰有一颗黑痣,天生阳物粗长,后吸入无名冰晶后,体格变强,喜好御女,我说的没错吧。”
  立马,他就惊讶的看向了老人,也看向了身边的刘老虎,却发现他好像一点都没听到一样,不由脸上更加骇然了。
  “你放心,他听不到的,我用的是气功传音的法子,只有你能听到我的话。”
  他的耳朵边上再次传来了一句话。
  顿时,虎娃就相信了老人的话。
  知道他住在那里,生于何时,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知道他拥有白色冰晶的事情,却一个人都没有,这件事情,他一直当做是最大的秘密,谁都没有说过的,可是老人却知道。
  虎娃正想问点什么,耳边就再次传来了一句:“不要感觉到惊讶,也不要多问什么,有些事情,等该知道的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了。”
  顿时,他就点了点头,冲着老人恭敬的鞠了一躬,说道:“还请老先生指点。”
  “嗯,孺子可教也。”
  老人笑了笑,说道:“我刚刚说的那些事情,也许对你来说没有太大的吸引力,但是我想另一个事情对你的吸引力就大了,如果你答应我的那个要求,我就让我的女徒弟跟着你,做你的保镖,你感觉怎么样。”
  “你放心,你现在所面临的那些难事,对于她来说都不是什么难事,再告诉你一个秘密,我的女徒弟,可是貌美如花,比你身边的任何一个女人都要美貌的多。”
  听到这句话,虎娃终于心动了。
  对女人,特别是美女,虎娃一直都没有太大的抵抗力。
 ⊥在这个时候,一个穿着一身褐色的连衣长裙,打扮的十分时尚,身材高挑,曲线优美,漂亮的简直让虎娃不敢正视的女人从院子中央的一个房子里走了出来,缓缓的挪着步子往虎娃的身边走来。
  “这,有些,不好吧,我,我又什么都没做。”
  虎娃狠狠咽了口唾沫说道,眼睛艰难的离开了女人的身上,看向了天星子。我怕我会忍不住。“
 ⊥在这个时候,女人开口了,声音婉转,清脆,让人听着都感觉到心旷神怡。
  但是说出来的话就让虎娃感觉到浑身都凉飕飕的,恨不得立马跑出十万八千里外。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本姑娘虽然其他本事没有,但是自保还是没问题的,我可以保证,你这个色狼肯定不会在我身上占到便宜的,当然了,如果你想要偷偷的对我不轨的话,我就把你那个家伙给切掉,用油炸了喂狗。”
  她说着,还伸出一只白嫩的手做了一个切的姿势。
  虎娃不由浑身再次一个颤抖。
  他可不认为这个女人是个只会嘴上说说的纸老虎,即便她是个纸老虎,老人身边那个中年男人轻轻的一剑,他也一样要完蛋,顿时就啥心思都没了,退了几步就有了退走的想法。
  “那个,刘叔啊,咱们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这里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啊,那个,老先生,打扰了,实在对不住,我走错门了,抱歉,打扰了,这些烟就留下算是给你道歉了,我先走了,不用送了。”
  他几乎立马就冲着天星子鞠了一躬说道,然后把手上装烟的袋子放在地上,拉着刘老虎就准备走。
  “站住。”
  背后立马传来了女人愤怒的声音:“我有那么可怕吗,竟然让你想要逃跑,我告诉你刘虎娃,老娘我跟定你了,你再敢往前走一步,我立马把你那个家伙给切了,喂狗,你信不信。”
  虎娃立马就站住了,一步都不敢往前走了,只感觉自己的胯下凉飕飕的,不觉就用手捂了过去。
  回过头苦着脸看着天星子说道:“老先生,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不该乱说话,不该乱进门,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吧,当个屁,把我放了吧,我就一个小人物,村里的一个小混混,没啥大出息,只要你把我放了,我一定感恩戴德,你不是喜欢抽烟吗,我给你送一车好烟丝,行吗。”
  他当然知道这女人不是老人指使的,但是他的确是怕了,他现在只能避重就轻,把一切问题往老人的头上摁。
  听到他的话,老人顿时就爽朗的笑了起来,他也是看了出来,眼前这个家伙,简直是比老虎还滑,精明的要死,不过他却很喜欢这样的性格。
  能软能硬,能屈能伸,这样的人才能在现在这样的社会中混的更好,走的更高,活得更长。
  “月儿,不要闹了,你看你都把他给吓成了什么样子了。”
  他冲着女孩说道,然后又看着虎娃说:“你放心,她就是吓唬吓唬你,不会当真的,月儿的功夫很高,足够保护你了,而且,我让她跟着你还有其他的原因,就是让她做你的老师,教你奇门遁甲和武功,给以后打下基础。”
  听到这话,虎娃简直快哭了。
  他可以一点都没感觉到这个看上去娇滴滴长的美丽不可方物,但是性格却像个妖孽的一样的女人说出来的话是在开玩笑。
 —玩笑,谁跟你开玩笑的时候会带着一股让人在几十米外都能感觉到的庞大杀气。
  “老先生,小子怕是无福学习五行八卦,阴阳卜算,小子还是去做个普普通通的人比较好点,小子现在可以告辞了吗。”
  他立马再次说道。
  虽然说,对阴阳卜算和五行八卦他也十分的感兴趣,但是,这些都是身外之物,命不在了,什么都没了。
  大家伙如果没了,比命没了让他还感觉难受。
  “师傅,你看这个无耻的家伙,一点骨气都没有,简直就一个标准的软蛋,这种人你怎么能收他做徒弟啊,就让他走好了。”
  ?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露呐⒍偈币渤遄盘煨亲硬灰赖暮暗溃骸白罟丶氖牵谷妹览鋈崛醯脑露潘蛞晃冶凰鄹毫丝稍趺窗彀 !?br />  听到这句话,虎娃直想一百三十五度仰望苍天,大呼一声:“苍天啊,天理何在,这么凶悍的母老虎竟然说自己美丽柔弱好欺负,一个雷把我劈死吧。”
  他说着,天上还真的响了个雷。
  他立马就缩了缩身子,又在心里祈祷了起来:“老天爷,你就当我放了个屁,别在意啊。”
  “就是啊,老先生,你就当个屁把我给放了吧,我就是个没骨头的软蛋,纯粹一个二流子,混蛋,流氓,肯定做不了你的徒弟的,你就放我走吧。”
  他也跟着说道,眼睛却偷偷瞄了一眼那边的漂亮女人,看到她正目光凌厉的盯着自己,顿时浑身一个激灵,赶紧转头。
  “妈的,等哪天老子变厉害了,非要把这个女人压在床上弄上一百遍,让她知道什么才是男人。”
  虎娃心里恶狠狠的想道。
  当然,这些话他现在是死活都不敢说的。
  不过天星子依旧是摇了摇头,说道:“虎娃啊,你放心,月儿不会伤害你的,她就是表面凶狠,刀子嘴豆腐心,你命中长运,能活一百二十三,一生三灾,有一灾就是月儿帮你度过的,这也是我让她留在你身边的一个重要原因。”
  听到这话,虎娃顿时浑身一震,这才第一次认真的看向了那个无比貌美的女子,这一看,才发现这女孩也没有感觉的那么凶狠,生气的时候还嘟着嘴,十分的可爱。
  这么想着,他顿时就不怕女孩了。
 〈着天星子说道:“老先生都说了,我就不矫情了,可是我想知道,老先生难道早就知道我要来了吗?”
  “嗯,是的,而且,我还知道你想问什么,你是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会选中你,对吗。”
  天星子笑着说道。
  “是啊,是啊,这世界那么多的人,为啥你只选中了我啊。”
  虎娃立马就说道。
  “如果我说是我们?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的亍!?br />  天星子说道。
  虎娃立马不说话了,看着他的眼神有些古怪。
  “怎么了,有何不妥啊。”
  天星子奇怪的问道。
  “没,没啥,我只是感觉,你和路边算命的人咋那么像啊,竟然说我能活到一百二十三岁,我们村活的最长的老汉,才九十五岁,距离一百二十三,差了好大一截,再说,你活了多久啊,我记得你刚刚说等了我八十年了,难道你从一岁就开始等了啊。”
  虎娃几乎是把心里所有的好奇都在不要命的往出掏,不过说道这里他就住嘴了,因为他看到天星子身边那个中年人的眼睛变得凌厉了。
  他记得刚刚他就是在这个动作之后就把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很有趣,你的问题很有趣啊,不过我只能告诉你一句,天机不可泄露。”
  天星子十分臭屁的说道:“不管你是把我当做神棍也好,当做骗子也罢,反正你现在是我徒弟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好了,我困了,小生啊,把那三条烟给拿过来,中华啊,好烟,不能浪费了。”
  他说着,看着地上的三条烟两只眼睛都在放光。
  虎娃立马相信了,他的确是一个老烟鬼了。
  “师傅,你不是答应了我不抽烟了吗。”
  月儿顿时就冲着天星子怒吼道。
  天星子顿时灿灿一笑,说道:“那个,师傅一天就抽一根。”
 〈到她的脸色还没变,顿时就改成了“师傅我一年就抽一根行了吧。”
  “哼,我不管你了,反正我要走了,看不到,心不烦,臭小子,跟着姑奶奶走,姑奶奶帮你去拆窃听器。”
  她气呼呼的说道,就抓着虎娃的胳膊,拽着他往门外走去。
  刘老虎赶紧冲着天星子鞠了个躬,转身跟上。
  “我这,算不算是收了个女保镖啊。”
  虎娃心中产生了一个疑问,因为他感觉自己现在就像个小弟。

  漂亮的女人在哪里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月儿跟着虎娃等人走在大街上,虎娃等人立马就成了众目聚焦的一个中心点。
  “看来红颜祸水这句话真是不错啊。”
  虎娃心里叹道,不过却不敢把这句话给说出来。
  这位姑奶奶功夫多厉害他不知道,但是看人家拉着他就好像拉着一只笑一样毫不费力,他就知道自己肯定不是人家的对手。
  “哼,在漂亮的女人,也不过是个婊子,老子总有一天要把你给睡了。”
  他心里给自己安慰着。
  出了门,他们并没有直接去钱来麻将馆,而是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逛街。”  女人折磨男人的方法有很多种,但是逛街绝对算是排行前三的。
  一天下来,虎娃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痛苦。
  “大秀,我们能不能不转了,天都快黑了,我真的累了。”
  虎娃几乎是在哀嚎,心里不断的在骂刘老虎没出息,早早跑了。
  听到这话,月儿顿时就生气了,横眉看着虎娃,冷哼一下,说道;“真没出息,逛个街就累成这个样子了,就你这个样子能成什么大事啊,我告诉你,能成大事的男人一定要能陪女人逛的了街才行。”
  虎娃沉默。
  他能说什么,他只能忍受,谁让他有求于人家呢。
  “臭娘们,给我记好了,等我哪天变得厉害了,我一定把你压在床上一百遍啊一百遍。”
  虎娃心里都快哭了,不住的诅咒着月儿。
  不过月儿却毫不在意,好像完全没看到他苦涩的脸。
  说完这番话,她就继续逛。
  又转了一会,直到天黑了,才停了下来。
  “我说你是不是个男人啊,才花了你几万块钱就愁眉苦脸成了这个样子,真小气。”
  两个人找了个酒店,开房的时候虎娃又狠狠心疼了一下。
  总统套房,一天晚上八千百八十八,打折下来五千五。
  他差点骂人了。
  只是在月儿威逼利诱的目光下,他还是咬咬牙付了钱。
  不过钱花到位了,房子也的确阔气的很,房子里是客厅,厨房,会议室应有尽有,装修的也是相当的豪华。
  “这房子,太浪费了吧。”
  他抱怨了一句,叹了口气,把东西放在了客房里,看到眼前小山一样的包包,鞋子,衣服,虎娃快哭了,心里对月儿仅剩的好感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即便她是不可多得的美女,即便她再漂亮,对虎娃来说,此刻都不重要了,他满心里都是自己的钱。
  月儿却一点感觉也没有,依旧在一脸轻松的往手上涂着指甲油。
  “三万八千五百四十二块五毛钱啊,你知道这些钱能做什么吗,我要花多长时间才能把这些钱赚回来啊,我的钱啊。”
  虎娃感觉自己的心都碎了,再也忍不住,对着月儿吼了起来。
 〈着他一脸纠结的样子,月儿顿时就不屑的笑了下,说道;“早知道你就这点出息,我就不应该跟着你出来,记得可真清楚啊,连五毛钱都记得啊,哼,你干嘛不想想本姑娘要给你办多少的事情啊,这些事情你要花多少钱请人才能办好啊。”
  听到这句话,虎娃的心里才略微有了一些安慰,只是他还是心揪的厉害。
  “快四万块钱了,都够盖一所学校了,这些衣服,还有包,你根本就用不了啊,这都有几十身了,还都是名牌的,太,太奢侈了吧。”
  虎娃难受的说道。
  想到在林清丽学校里看到的那些穷孩子,再想到今天自己的奢侈,他直想抽自己一巴掌。
  “我怎么就那么混蛋啊,三万多块钱啊,我就能这么给花了。”
  他心里不住的自责着。
  月儿听到这些话,不由就心烦了起来。
  “够了,比老爷子还烦人,我告诉你,只有没本事的男人才会抱怨女人花钱厉害,赶紧收拾收拾,我们去办正事。”
  她看着虎娃说道;“刚刚给你买的一身西装,立马换上,你身上这身衣服也太老土了。”
  听到这话,虎娃再次心狠狠伤了一下。
 ⊥在五秒钟以前,他还一直把自己这身衣服当做自己的一个骄傲。
  这可是孙玉亲手选的,而且,一身花了两百多块钱,现在却被人说成了老土。
  “两百多块钱呢。”
  他真想对着月儿的脸把这句话喷出来,但是想到这个娘们刚刚花了将近三万块钱买衣服,他立马就没心思了,两百多块钱,连给她买一件内衣都不够。
  在她的暴力“辅助”下,虎娃很不情愿的洗了个澡,穿上了这身花了他三千八百多块钱买的西装,还有一千八百块钱买的皮鞋。
  当然,这个过程也不是那么顺利,因为月儿只允许他穿这一身衣服,但是却不让他把衣服给拿到浴室里,出来的时候,他还穿着自己那身休闲服。
  “喂,女流氓,出去,男人换衣服你也要看,出去。”
  “我就不出去,怎么,你不会是下面没长JJ吧,切,脱吧,快点。”
  虎娃沉默,想了想反正还有内裤,就脱了。
  “内裤也换了,穿这个。”
  月儿拿了一条黑色的紧身内裤递给虎娃,一脸的兴奋,舔着小舌头,盯着虎娃的两腿之间:“我得到的资料里说你下面的家伙特别的大,让我看看呗,怕啥,反正你是男人,损失的是我。”
  听到这句话,如果她不是一个娇滴滴的大美女,如果虎娃知道自己肯定打不过她,真的想上去给她一个巴掌把她轰走,毫不犹豫的一脚踢过去让她滚。
  现实的情况是,他咬了咬牙,用手指了指月儿,然后很无奈的接过了那条内裤,把自己身上的给脱了。
  只是虽然在这么严峻的条件下,面对这么一个大美女,虎娃还是很无耻的一柱擎天了。
  “哇塞,我的天啊,这么大,你是不是人啊。”
  月儿一脸惊讶的盯着虎娃的虎娃终于有些骄傲了,能让这么一个大美人夸自己下面的家伙大,也是一种享受,只是他的骄傲刚刚维持了零点零一秒,就骤然消失了。
  “哇,你竟然在我面前脱内裤露出你那个臭东西,你真是可恶,赶紧穿上,穿上。”
  月儿惊讶完了,好像立马变了一个人一样,满脸害羞的通红,好像真的是受到了很大的侮辱一样。
  听到这声音,虎娃想死的心都有了,不理她,知道和这个女人是不能讲理的,快速的穿上了衣服站在镜子前面。
  等他看到镜子的时候,他直接就愣住了。
  “我靠,这是我吗?”
  他一脸的惊讶,因为他赫然看到镜子里出现了一个比电视里明星还要帅气几分的大帅哥,黑色的眸子,略带忧郁的神色,高挑的身材,加上那一双深邃的眼神,几乎可以秒杀从十五岁到五十岁所有女人。
  “嗯,不错,站在我身边终于可以不给我丢人了。”
  月儿此刻的脸色已经恢复了正常,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
  显然,对虎娃现在这副装扮,她也十分的满意。
  “什么叫不给你丢人了。”
  虎娃立马跳了起来说道;“哥哥我好歹也算是十里八乡少有的帅哥啊,就算是在南华市,你往大街上看,比我帅的人有几个啊。”
  在美女面前是绝对不能丢面子的,不管她是谁,都不行。
  让他没想到的是,这次月儿竟然没有打击他,而是点了点头。
  “嗯,你这点说的还算不错,在这个小城市,你的确算得上是一个大帅哥了。”
  她说着,围着虎娃转了一圈,脸上带着很满意的表情。好了,我们出发吧。“
  “出发?做什么啊,现在都晚上九点了。”
  虎娃有些纳闷的说道。
  话刚说完,就被月儿在脑袋上拍了一下。
  “你是猪啊,有些事情,就是要晚上才好办,你不是想要那些被窃听的内容吗,我去帮你拿回来,就算是你陪我逛街的报酬吧。”
  她笑着说道。怎么,你不想要啊。“
  听到自己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了,虎娃立马就说道:“想,想,当然想了。”
  只是说完,他就犹豫了。
  “但是,我想还是算了吧,你这么一个大美女,去了钱来麻将馆,东西拿不出来,把自己赔进去就麻烦了。”
  他看着月儿说道,说实话,他对月儿的能力是真的不信任。
  如果是天星子身边的那个把剑架在他脖子上的黑衣人说这句话的话,他兴许还会相信。
  “你这是不相信我的能力啊。”
  听到这话,月儿怎么不知道他的想法,顿时美目瞪圆,也不说话,一巴掌就朝身旁的桌子上拍了过去。
  “咔嚓!”
  随着她的手起手落,桌子的一个木头角应声断裂。
  虎娃顿时就愣住了,急忙捡起那个角在手上看了半天,又趴在桌子上看了半天,这才竖起一个大拇指对着她说道:“你可真厉害,我服了你了。”
  “哼。”
  月儿冷哼了一下,不理他,直接往门口走去,虎娃急忙屁颠屁颠的跟上。
  还别说,出了门以后,到了酒店的大堂,顿时所有人看向他们两个人的目光就彻底变了。
  “哇,你看那个男的,好帅啊。”
  一个服务员说道。
  “屁,你不看那个女的,也好漂亮啊。”
  又一个服务员说道。
  “简直是一对金童玉女啊。”
  一个客人说道。
  “是啊,太般配了。”
  ·····听着这些话,虎娃感觉自己浑身都在飘飘然,舒服极了,而这个时候,身旁的月儿竟然也很配合的伸出芊芊玉手挽住了他的胳膊,顿时让他的心里是充满了骄傲和自豪。
  男人最大的骄傲是什么,就是和自己的女人走在路上的时候,有人指着他说:“这女人什么眼光啊,怎么能看上这个男的。”
  虽然月儿还不是他的女人,但是他相信,迟早会是的。
  “怎么样,得意吧。”
  月儿目不转睛脸色不变的说道:“如果你的手再敢往下一点的话,我保证立马把它给崴了。”
  她说完,虎娃放在她柔软的细腰上正在往下慢慢滑动的手忽然就不动了,尴尬的一笑,又回到了腰上。
  “妖精,这都能感觉到。”
  他心里暗骂了一句。